黄冈市区实行居民出行管控首日 行人寥寥
来源:黄冈市区实行居民出行管控首日 行人寥寥发稿时间:2020-03-28 17:33:19


“德国的一个优势是,我们在报告第一例病例时就开始对其进行专业的追踪调查。”她说,“这为我们腾出了一些时间来为即将到来的风暴做好准备。”

而在新冠疫情在美国开始加速扩散后,一开始房东还只是旁敲侧击地说琼斯的职业不好,限制其使用厨房的时间。但到了21号,这名房东突然给琼斯发了一封邮件,要求她和丈夫在次日晚7时之前必须搬出房子。

更重要的是,德国较早就开始对症状较轻的人进行检测。这意味着确诊病例的总数可能比其他国家更准确地描述了病毒在本国的传播情况。

比如,美国华盛顿州州长英斯利敦促特朗普利用他的权力强制企业生产医疗用品。报道解释称,美国的《国防生产法》赋予总统权力,可以在国家有需求时迫使企业生产商品。

美国全国公共广播公司(NPR)26日的报道称,特朗普在当天的白宫疫情简报会上吹嘘自己和各州州长就协调应对疫情召开了一次“非常棒的会议”。

是什么样的原因使得这两个地理邻近,且同样有着严重疫情的国家的死亡率截然不同?在统计数字的背后,有哪些因素值得全球各国反思和学习,最终一起打赢这场全球抗疫战。

相较之下,德国中央公共卫生机构罗伯特·科赫研究所公布的数据显示:目前德国所有检测出新冠病毒呈阳性的人中位年龄仅为47岁,有82%的病例在60岁以下。

此外,在意大利推广全面检测还受到政治因素的干预。在疫情暴发初期,伦巴第大区曾要求在北部实施全面大范围检测和追踪,但遭到政治立场不同的中央政府反对。

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实时监测系统显示,截至北京时间3月27日上午8时30分,美国已至少有新冠病毒感染病例83507例。据该统计,美国目前已是全球新冠病毒感染病例最多的国家。

大量检测也是另一个逐渐控制疫情的国家——韩国的“制胜秘诀”。韩国在疫情期间开设了近600个检测站,检测了超过25万人,每天的检测能力在1.5万左右,这也是韩国被认为能够迅速控制住疫情的主要原因之一。